•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婚姻登記糾紛中的“一卡二慢三亂”舉要

    [ 王禮仁 ]——(2020-8-18) / 已閱519次

    婚姻登記糾紛中的“一卡二慢三亂”舉要
    王禮仁
    1.“卡”,就是民事程序不受理婚姻登記效力糾紛,行政程序超過起訴期限,卡住了當事人救濟路徑,當事人“有婚離不了,無婚擺不脫”。
    “有婚離不了”,是指當事人辦理結婚登記后,不能通過民事程序解決程序瑕疵婚姻效力或離婚,而通過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解決時,又往往因超過起訴期限不予受理或者受理后駁回起訴,當事人無法解決婚姻是否有效以及如何解除婚姻關系。
    如原告小麗與劉軍(化名)于2001年5月31日在要塞鎮政府登記結婚。2003年7月31日小麗的姐姐小娟使用了妹妹小麗的名字(小娟自己的照片,小娟稱辦理的過程都是母親弄的)與王強辦理了結婚登記。2019年7月王強欲與小娟因子女上學遇到困難,雙方想離婚后再重新辦理結婚。因無法離婚,便由原告小麗出面于2019年10月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小娟以小麗名義辦理的結婚登記。2020年1月2日,江陰市人民法院(2019)蘇0281行初146號判決以明顯超過起訴期限為由裁定駁回原告小麗的起訴。 小麗因此喪失救濟路徑。
    類似案例很多,大量婚姻登記案件因民事程序不受理,行政程序超過受理期限不能受理,當事人四處奔波,無法解決。諸如20年前用假身份結婚現想離婚一二審敗訴 金灣一婦女違反結婚登記程序處境尷尬; 南寧七星區男子9年前借同名同姓身份證去登記 如今難離婚; 結婚證上老公是別人 女子不知如何擺脫荒唐婚姻; 一男子被陌生女子假結婚騙財 想離婚還離不成; 結婚身份證號是假的,離婚犯難。 有的當事人無賴時,通過新聞媒體呼吁尋找辦法。如溫嶺箬橫的金某與女子登記結婚并生子。因女子出走8年金某訴訟離婚時因女子身份有問題無法離婚,金某被迫在《臺州日報》發信息,期待好心人幫助想辦法,使其能早日離婚。
    “無婚擺不脫”,是指當事人身份被他人冒用結婚(通常所說的“被結婚”),本來與他人不存在婚姻關系的無婚當事人,也因行政程序功能限制,難以擺脫無婚關系。
    如溫州蒼南縣的90后姑娘王芳“2011年在溫州市區丟過身份證,第二天就回蒼南掛失、補辦。2019年12月12日,她與未婚夫去后者戶籍所在的溫州瑞安市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登記結婚,卻被告知查詢發現她在”2012年與江西修水縣黃港鎮郭某某結婚,2017年因感情不和離婚,離婚時有個女兒。如再婚須提供離婚證。“她和未婚夫驅車趕往修水縣,第二天在婚姻登記處調取了自己的“登記信息”,在場工作人員肉眼就能分辨出我的相貌與結婚證、離婚證上‘王芳’的照片差別較大,但我要求撤銷登記被拒絕了。” 王芳又前往修水縣法院起訴縣民政局婚姻登記處,請求判令撤銷婚姻登記記錄,被告知行政官司要到臨近的永修縣異地受理,隨即在永修縣法院起訴。
    2020年6月9日,王芳訴修水縣婚姻登記處案一審開庭。澎湃新聞24日從法院獲悉,法院正在比對婚姻登記中的指紋、筆跡與王芳本人的,判斷其身份是否被冒用。
    “我已懷孕五六個月,如果案子拖下去,結婚證辦不出來,可能影響孩子辦準生證。”2020年6月24日,王芳告訴澎湃新聞,“冒用我身份的女子也一直沒能確認,我怕還有隱患。”
    又如2020年4月1日廣西27的李女士和男朋友一起到博白縣民政局登記結婚時被告知,他們不能登記結婚,原因是2015年6月3日李女士在河北省邯鄲市磁縣民政局和一位叫史某某的男子已經辦理了結婚登記。李女士回憶自己身份證曾丟失。李女士將自己沒有與史某某結婚的情況向河北省磁縣民政局電話反映,要求其處理。4月7日華商報記者采訪了邯鄲市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相關人員。該工作人員介紹,當事人遇到這種情況,可以拿自己的身份證,到戶籍所在地法院出具一份司法建議書,證明本人沒有到過婚姻登記地,沒有辦理過婚姻登記,之后到婚姻登記地所在的民政部門尋求幫助。婚姻登記地所在的民政部門會依據司法建議書為當事人在婚姻登記系統里做備注,這樣,已登記的信息就是無效的,當事人就可以重新進行登記。也有律師建議走行政訴訟程序解決。 這類糾紛法院沒有出具司法建議書的權力和義務,行政訴訟也不適用此類糾紛。這兩種方法顯然難以有效解決李女士的結婚問題。
    此類案件還有:當陽市一女子身份證被人冒領結婚證,奔波4年不能結婚, 河南駐馬店的尚俊俊5次被結婚多年奔波無法解決, 貴州代女士被結婚無法解決,引起多家媒體關注與呼吁。 福建陳女士無法登記結婚,為了不耽誤事前選定結婚佳期,先舉行婚禮,但婚后懷孕8個月仍然無法結婚; 等等。
    2.“亂”,就是實體處理亂。由于行政程序的功能不適用婚姻效力糾紛,行政執法人員的素質不勝任民事婚姻效力案件,導致適用法律和實體處理混亂。諸如跨地區登記結婚、代理婚姻登記、使用他人身份登記結婚、姓名登記錯誤、一代與二代身份證不一致等等,一般都以登記不合法撤銷。更有“女兒出嫁了,父母被判未到婚齡結婚無效”; 甚至還有非法定上班期間辦理的婚姻登記,也險被撤銷,辛虧超過了起訴期限。男方是某市統戰部處級干部,1992年登記結婚,2016年雙方感情破裂,男方想解脫婚姻關系,女方也同意協議離婚。但男方卻不想承認這段婚姻,他查找到當年的結婚檔案,并翻日歷知曉這天是非工作日,于是以這個理由申請撤銷婚姻。因為《國務院關于職工工作時間的規定》(國務院174號)第6條: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延長職工工作時間。第7條:國家機關、事業單位實行統一的工作時間,星期六和星期日為周休息日。如遇特殊情況,按照國家的有關規定執行。調整工作日的權限在國務院。民政部門沒有職權調整(從法律角度看有亂作為之嫌),沒有更好的理由反駁。民政部門最后以其超過訴訟時效為理由抗辯才沒有輸官司。試想:如果不是超過起訴期限,以登記行為違法作為判斷標準,上述婚姻則難逃撤銷厄運。
    3.“慢”,是指案件處理進程慢。從離婚訴訟中駁回起訴或動員撤訴,然后到民政機關申請撤銷婚姻登記、再到行政訴訟,最后又回到民事離婚或解決財產分割、子女撫養,案件在民事與行政訴訟之間、民政機關與法院之間來回推磨,經過九道十八彎,一個簡單的婚姻糾紛往往需要三五年。如達州女子梁蘭因婚姻登記引起的梁蘭與梁祝身份差異所導致的婚姻效力及其丈夫重婚認定,在民事訴訟、民政機關、行政訴訟之間來回奔波,從2011年到2017年,打了9次官司,尚無結果。 黑龍江省田女士的一起簡單的登記婚姻效力案件,在民政機關與法院來回推磨,行政機關先后答復和決定17次、行政訴訟4次,從2013年到2018年歷時五年才審結。
    摘錄《婚姻糾紛中的“哥德巴赫猜想”》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FullText.aspx?ArticleId=115517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红黑梅方游戏机漏洞红 山西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吉林快3专家预测豹子 股票配资平台无法出金 新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expma超短线选股战法 广东十一选五app 辽宁福彩35选7好运4 幸运28在哪个网站玩好 美锦能源股票行情 5分快3是什么意思 广东快乐十分破解器下载 pk10冠亚和40倍公式 景天鑫配资 排列五走势图(专业连线) 福建31选7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