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五次被結婚”行政訴訟案:硬傷法律為哪般!

    [ 王禮仁 ]——(2020-8-24) / 已閱1107次

    “五次被結婚”行政訴訟案:硬傷法律為哪般!
    王禮仁
    【中文摘要】行政訴訟處理“五次被結婚”案件,不僅存在明顯超過行政訴訟期限的法律硬傷,且有“將當事人過錯視為婚姻登記機關過錯”的“結果推定論”之嫌。同時,對婚姻登記中當事人的弄虛作假行為視為無效行政行為,將“被結婚者”作為婚姻當事人等,都大有檢討余地。“五次被結婚”案件完全可以通過民事程序或民政機關糾錯程序的合法途徑解決,選擇硬性違法的行政訴訟程序解決,從法治要求和法治效果考察,可謂得不償失。
    【中文關鍵字】“五次被結婚”;行政訴訟;法律硬傷;得不償失
    【全文】
      近日南通開發區法院審理了一起“五次被結婚”案件,判決確認原告尚某與第三人沈某某在如東縣民政局婚姻登記處辦理的婚姻登記無效,解決了尚某“五次被結婚”中的一次“被結婚”。

      由于民事程序“懶政”,民政機關缺乏糾錯機制,行政程序出手相救,為當事人解決問題,雖有積極意義,但從法治要求和法治效果考察,采取硬性違法途徑解決,弊大于利。

      【案情簡介】

      2019年12月10日,尚某與男友前往婚姻登記處辦理婚姻登記時,被告知其在2004年9月至2005年7月間,與五名男子分別在山東鄒城、河北定州、河北圍場、安徽阜陽、江蘇如東登記結婚,故不能再辦理結婚登記。尚某無奈之下,便向公安機關報案,同時以他人冒用其身份辦理婚姻登記,致使其本人無法辦理婚姻登記為由,要求包括如東縣民政局在內的五地民政部門撤銷其相關的婚姻登記信息。如東縣民政局答復稱其沒有撤銷權限,拒絕了原告的申請。后尚某訴至南通經濟技術開發區法院,要求撤銷如東縣民政局于2005年7月19日作出的其與沈某某的婚姻登記

      2020年8月13日,南通開發區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并當庭宣判了尚某訴如東縣民政局行政登記案,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系一起被他人冒名登記的案件,如東民政局將毫不知情的尚某登記為婚姻一方,婚姻登記重大、明顯違法,系無效行政行為。且尚女士的“婚史”仍存于全國婚姻登記系統之中,該無效行為對尚女士的婚姻自主合法權益持續侵害,尚某向如東民政局申請撤銷,如東民政局作為登記機關應當履行糾錯義務,主動依法進行補救,而不能以沒有職權為由放任該錯誤信息的存在,最終判決撤銷被告如東縣民政局拒絕糾錯的答復,確認原告尚某與第三人沈某某在如東縣民政局婚姻登記處辦理的婚姻登記無效,被告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內對原告的錯誤婚姻登記信息予以刪除。[1]

      【法理評析】

      從法律角度考察,本案如果要作為行政訴訟案件,直接以民政機關拒絕糾正信息錯誤的不作為作為訴訟標的,判決民政機關糾正錯誤登記信息即可。本案以婚姻登記行為(實質上是婚姻登記效力)作為訴訟標的,在判決確認婚姻登記行為無效的基礎上,判令婚姻登記機關刪除錯誤信息。這實際上是對婚姻效力的審查,沒有厘清當事人民事過錯與行政機關過錯以及行政法律關系與民事法律關系的界限。而且適用行政程序審理登記婚姻效力弊端甚多。因而,該判決涉及諸多問題值得研究。

      1.是否存在超過行政訴訟期限的硬傷;

      2.“被結婚者”是否屬于婚姻當事人;

      3.判決確認“被結婚者”尚某與沈某某的婚姻登記無效是否恰當,確認尚某與沈某某的婚姻登記無效,冒名結婚者與與沈某某的婚姻又如何解決?

      4.假如尚某與沈某某的婚姻確實屬于無效,為什么不能通過民事程序解決,非要行政訴訟不可?

      5.由于民事程序不受理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糾紛,當事人往往通過行政程序請求撤銷婚姻登記或確認登記行為無效,以達到否定婚姻效力的目的。因而,判決撤銷婚姻登記或確認登記行為無效,都是對婚姻效力的否定,實際上是對婚姻效力的審查。這類行政訴訟案件,其基本性質屬于婚姻效力案件。那么,婚姻效力到底屬于行政訴訟范疇還是民事訴訟范疇。

      6.婚姻登記中婚姻登記機關的過錯如何認定,能否采取“結果推定論”?

      7.婚姻登記中民事行為與行政行為如何劃分;民事婚姻關系無效與婚姻登記行政行為無效的關系如何?

      8.行政訴訟是否適用婚姻效力,通過撤銷婚姻登記或確認登記無效的行政訴訟形式否定婚姻效力,無非是要增加一個行政被告,不要行政機關當被告,直接通過民事訴訟能否審理婚姻效力;等等。

      限于篇幅,這里無法對上述所有問題一一討論。而且有關行政程序不適用婚姻效力糾紛,我發表了數十篇文章,最近又發表了《婚姻登記糾紛中的“哥德巴赫猜想”》,對民法典后婚姻登記糾紛的救濟路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可以參考。下面僅結合本案討論婚姻登記糾紛行政訴訟暴露出來的部分問題:一是在行政訴訟中將當事人過錯視為婚姻登記機關的錯誤;二是將“被結婚者”作為婚姻當事人;三是通過擴大無效婚姻范圍或曲解行政訴訟期限受理婚姻登記效力案件等。

      一、本案具有“過錯推定論”之嫌——將當事人過錯視為婚姻登記機關的錯誤

      在本案中,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系一起被他人冒名登記的案件,如東民政局將毫不知情的尚某登記為婚姻一方,婚姻登記重大、明顯違法,系無效行政行為。”

      這里涉及到的問題是:當事人弄虛作假是否等于行政機關違法或重大明顯行政違法?當事人冒名婚姻登記到底是當事人的過錯還是民政機關的過錯?當事人在民事婚姻登記中弄虛作假引起的無效行為行為,到底是民事行為無效還是行政行為無效?或者到底是民事法律關系(婚姻關系)無效還是行政法律關系無效?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當事人在民事婚姻登記中弄虛作假引起的無效行為行為,其性質屬于民事行為無效或民事法律關系無效,不是行政行為無效或者行政法律關系無效。

      有關這個問題,我在有關文章中有論述,此不贅述。實際上,也可以采取簡單的辦法,把重婚、未到法定婚齡結婚、近親結婚、隱瞞疾病的欺詐結婚等法定無效婚姻、可撤銷婚姻與冒名登記或其他程序瑕疵婚姻簡單比較一下便知。兩者都是在婚姻登記機關登記,可謂“一母所生”。法定無效婚姻與可撤銷婚姻中的當事人的弄虛作假,包括重婚也有冒名登記等程序上的違法情形,但其性質都是民事性質,按民事糾紛處理。那么,相同性質的婚姻登記行為不可能成為“雜種”演變為行政案件,其他程序瑕疵婚姻當然也屬于民事案件。否則,在法理上無法解釋。因而,法定無效婚姻之外的其他程序瑕疵婚姻只存在實質上婚姻是否成立有效之爭,不存在程序上是否適用民事與行政程序之爭。

      因而這里對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的性質不展開通論,主要討論在程序瑕疵婚姻中當事人弄虛作假,到底是當事人的過錯?還是婚姻登記機關的過錯?

      婚姻登記行政案件的誤區很多,采取“結果推定論”,“將當事人過錯視為婚姻登記機關的錯誤”是其誤區之一。

    總共4頁  1 [2] [3] [4]

      下一頁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红黑梅方游戏机漏洞红 山西运城11选5走势图 排列五组选号码 德国赛车pk拾出号技巧 如何在手机上看股市的动态 内蒙古11先5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牛走势 厦门现货黄金配资公司 许昌股票配资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怎么玩法介绍 好的股票推荐 赣州期货配资 118免费高清图库 湖北11选5奖励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查询